细菌培养结果慢?这种检测可以马上告诉你结果! - 国内检验 - 检验医学网---中国医学检验门户网站

细菌培养结果慢?这种检测可以马上告诉你结果!

更新:2018-10-08 15:12:01 | 作者:李达仕 来源: 阅读:
作者: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李达仕 

感染是目前导致人类发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中以细菌感染发病率最高。

判断细菌感染的“金标准”——细菌培养,其所需时间较长,培养阳性率较低且容易受各种外界条件的影响,并不能较好地运用于细菌感染的早期诊断,所以,寻找一个既能早期诊断、又有较高敏感性和特异性的指标来进行细菌感染的诊断,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近年,越来越多研究发现,在细菌感染早期,中性粒细胞胞膜表面的CD64表达水平会增加,已经是近年兴起的用于诊断细菌感染性疾病的一项可靠、敏感的新指标。

目前常用感染指标的局限性

目前对于细菌感染的诊断及鉴别诊断常规所采用的项目包括WBC、Neu、CRP以及PCT等。

WBC、Neu能够对感染做出初步诊断,但其检测受多种因素影响:在生理情况下如运动、妊娠、分娩时和急性创伤、急性出血等病理情况下,WBC、Neu均会出现应激性升高;而在某些特殊细菌如伤寒、副伤寒杆菌感染时,WBC、Neu反而会下降[1],同时WBC、Neu在感染发生及控制后,升高及降低速度缓慢,亦无法鉴别细菌、病毒及混合感染[2]

因此WBC、Neu在诊断感染性疾病时缺乏特异性且敏感度不足。

CRP是肝脏合成的一种急性时相反应蛋白,其虽可在细菌感染后2-12h内增高,但缺乏特异性,在急性心急梗死、肿瘤浸润、结缔组织病、急性创伤、外科手术时也会升高[3],其次,细菌、混合感染及病毒感染均可促使CRP增高,难以对病原菌进行鉴别[2]

PCT是降钙素前体物,当机体受到细菌内毒素刺激时,在2-3h开始升高,12h-48h达峰值,最高可达20ug/L-200ug/L,有效治疗后,1周左右恢复正常[4]

其与WBC、Neu、CRP等炎性指标比较,在严重细菌、病毒、寄生虫、真菌等感染或患脓毒血症时会升高,其特异性和敏感性虽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但出现局部有限的细菌感染、轻微感染及慢性炎性反应时,PCT不一定升高,且还会受到自身免疫因素、手术热等因素的影响[3]

同时有研究表明,PCT在诊断早期细菌感染和非细菌感染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方面具有限制性和不一致性,并不能单凭PCT来诊断细菌感染[5]。JONES等[6]对349项PCT研究结果的荟萃分析显示:PCT单一指标检测在诊断细菌性感染时敏感性仅为76%,特异性仅为70%。

神奇的"CD64"

 

定义:CD64作为一项新的炎性指标,越发受到广泛关注,其在非感染性疾病及病毒感染时并不会高,而在细菌感染时才明显升高,因此其可作为鉴别细菌感染的可靠指标之一[7]

 

具体机制

↓↓↓可上下滑动↓↓↓

 

CD64是一种高亲和性受体结合的IgG抗体的Fc 部分,是免疫球蛋白超家族的一员,主要分布于单核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细胞等抗原递呈细胞(APC)表面,其表达受细胞因子的调节。

 

正常生理情况下,CD64在中性粒细胞表面呈低水平表达,但在机体感染或细菌内毒素大量入侵时,中性粒细胞受到脂多糖、补体等物质及白细胞介素-8、白细胞介素-12、γ-干扰素和肿瘤坏死因子-α、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等细胞因子的刺激时,CD64在中性粒细胞表面表达量增加,并在一定时期内保持稳定[8];在上述刺激因子的影响下,4-6h后中性粒细胞胞膜表面CD64表达便升高,经过22h可达到高峰,24h内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9]

 

同时CD64作为连接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桥梁,其在免疫复合物的清除、抗原呈递、炎性介质的释放、细菌吞噬等方面同样具有重要作用[10]。其主要通过抗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细胞吞噬和免疫复合物清除作用对病原微生物进行清除[5]

 

中性粒细胞表面CD64的检测结果可以用CD64阳性细胞百分率、CD64 MFI及CD64指数表示。由于中性粒细胞上的CD64表达上调是整个细胞群体CD64分子数的上调,CD64阳性细胞数量的比例改变不能反映CD64的表达变化,故大多数文献报道采用CD64指数反映CD64的表达变化[11]

 

CD64 指数是中性粒细胞CD64与淋巴细胞CD64的平均荧光强度之比。[12]

 

临床应用CD64,靠谱吗?

多方研究证实

CD64作为感染的新兴标志物,其在感染性疾病诊治中的应用价值,近年越来越多的实验和文献均予以证实。

理论证据如下(↓↓↓可上下滑动↓↓↓)

 

国内有研究利用流式细胞术(FCM)检测CD64荧光强度以鉴别细菌感染。

 

选取78例细菌感染患者,32例健康对照者,分别检测CD64的荧光强度、白细胞计数水平、中性粒细胞百分比,对2组结果进行分析比较。结果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ROC曲线)下面积为0.92,显著优于WBC(0.75)和Neu(0.77)。CD64感染指数的检测特异性和敏感性分别为96%和76%。

 

该研究提示CD64指数是鉴别细菌性感染的理想指标[1]

 

最近,闫佩毅的研究同样论证了上述结论

 

其研究同样应用FCM检测42名健康对照者、41例细菌感染患者及50例非感染患者外周血多型核白细胞(PMN)表面CD64表达的平均荧光强度(MFI)并计算CD64指数,同时对比各组的C反应蛋白水平、白细胞计数和中性粒细胞百分比,同样通过绘制各指标的受试者工作特征(ROC)曲线并评价CD64指数用于诊断细菌感染的价值,结果显示细菌感染组CD64指数[3.69(2.69~5.25)]明显高于健康对照组[0.79(0.40~1.31),P<0.01]和非感染组[0.52(0.40~0.93),P<0.01];根据ROC曲线分析,各指标曲线下面积CD64指数(0.964)>CRP(0.931)>Neu%(0.815)>WBC计数(0.678)。

 

该研究提示CD64指数作为细菌感染的诊断指标,与传统指标相比较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13]

 

国外亦有相关文献报道CD64在诊断细菌感染方面的独特优势。

 

如Cid等[14]对2002年至2009年13篇有关CD64与细菌感染方面的文献进行荟萃分析,结果显示中性粒细胞CD64表达用于诊断细菌感染的灵敏度可达79%,特异度达到91%,可作为早期诊断细菌感染的参考指标。

 

HOFFMANN[15]报道,CD64在诊断细菌感染方面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远优于CRP和WBC计数。

 

国内外就CD64在感染性疾病中的应用研究逐渐增多,且其还被证实可作为脓毒症的早期诊断标志物[16],同时可有效反映临床治疗效果,随着脓毒症患者病情的改善,其CD64指数呈现明显降低趋势,对于衡量及指导临床药物治疗,具有重要价值[17]

 

如,HOFFMANN[15]在综述中便阐述CD64指数对全身感染和败血症诊断的敏感性(≥90%)、特异性(90%~100%);另国外文献报道CD64诊断新生儿败血症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好于CRP、WBC、ESR[18]

 

Dilli等[19]研究认为CD64在诊断新生儿败血症的敏感性为88.6%,特异性为85.1%,高于CRP(80.0%和75.6%)。

CD64在呼吸系统感染性疾病上有何应用?

社区获得性肺炎是一种常见呼吸系统疾病,发病率较高,目前快速诊断往往依赖于临床经验,如临床表现,X线表现,但是部分肺炎患者缺乏典型的临床表现,进行病原体培养又需较长时间,不利于早期诊断,间接促使了抗生素的滥用。

陈琳磊[20]等研究发现,CD64诊断细菌性感染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90.3%和73.3%,细菌性肺部感染时CD64明显增高,并随着治疗好转而逐渐降低,可作为抗菌药物治疗有效性的评价指标。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亦是常见呼吸系统疾病,病死率较高,常需予以抗菌治疗,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从抗菌药治疗中获益。

杜方兵等[21]评价中性粒细胞CD64指数在指导AECOPD抗感染治疗中的价值,发现中性粒细胞CD64指数对指导AECOPD抗菌治疗具有重要的作用,可有效减少抗生素过度使用,缩短住院时间。

TITOVA等[22]通过对113例急性加重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研究中发现,CD64检测结果与影像学的胸部炎症的诊断具有很好的一致性,为CD64在急性加重期的慢性阻塞性肺病的临床应用提供了确切的依据。另有国外文献报道,外周血多型核白细胞(PMN)表面CD64指数是急性加重的慢性阻塞性肺病可靠的预后生物指标[23]

综上所述,CD64与以往常规诊断细菌感染的检测指标相比,是一项兼具较高敏感性和特异性的新指标,具有良好的临床应用前景,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滑动观看 

【1】 陈江,熊永红,杨学强,胡伟,石安惠.CD64感染指数与细菌感染相关性研究[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07):979-981

【2】 丁锋,张清会,徐慧,等.PCT与CRP和CD64指数对细菌感染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诊断及指导治疗的意义[J].中华医院感染学志,2017,27(10):2198-2201

【3】 李超,袁宝军,张淑青,等.血液细菌感染患者中性粒细胞CD64指数、CRP及WBC水平变化[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5,19(10):1693-1696

【4】 宫爱华,赵成艳,李晓兰.CD64指数与PCT、CRP联合检测在呼吸道感染疾病中的诊断价值[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6,28(10):1187-1190

【5】 林阳,万岁桂.中性粒细胞表面CD64在细菌感染诊断与鉴别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2014,21(2):111-114

【6】 Jones AE, Fiechtl JF, Brown MD et al.Procalcitonin test in the diagnosis of bacteremia:a meta-analysis [J].Ann Emerg Med,2007,50(1):34-41

【7】 Gros A,R oussel M,Sauvadet E,et al.The sensitivity of neutrophil CD64  expression as a biomarker of bacterial infection is low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J].Intensive Care Med,2012,38(3):445-452

【8】 党燕,娄金丽.中性粒细胞CD64表达在疾病诊疗中的应用进展[J].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2015,22(4):348-351

【9】 Mancardi DA Albanesi M,Jonsson F,et al.The high affinity human IgG rece-ptor FcɤRI (CD64)promotes IgG-mediated inflammation,anaphylaxis,and anti-tumor immunotherapy[J].Blood,2013,121(9):1563-1573

【10】 于倩倩,王会平,翟志敏,等.流式细胞仪检测CD64平均荧光强度指数在感染性疾病中的意义[J].临床荟萃,2011,26(5):383-387

【11】 GIBOT S,BÉNÉ M C,NOEL R,et al. Combination biomarkers to diagnose se-psis in the critically ill patient[J].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2012,186(1):65-71

【12】 Wang X,Li ZY,Zeng L,et al.Erratum to ‘Eeutrophil CD64 expression as a dia-gnostic marker for sepsis in adult patients’.a meta-analysis’[J]Crit Care,2016,20(1):172

【13】 闫佩毅,张骥,邹玉涵,等.流式细胞术检测CD64指数及其在诊断细菌感染中的应用[J].检验医学,2017,32(06):514-519

【14】 Cid J,Aguinaco R,Sdnchez R,et al.Neutrophil CD64 expression as marker of bacterial infe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J Infect,2010,60(5):313-319

【15】 HOFFMANN J J. Neutrophil CD64:a diagnostic marker for infection and se-psis[J]. Clin Chem Lab Med,2009,47(8).903-916

【16】 杜慧,徐丽婷,孙爱军,等.中性粒细胞表面抗原CD64在脓毒症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医药,2014,9(6).919-921

【17】 Bauer PR,Kashyap R,League SC,et al.Diagnostic accuracy and clinical releva-nce of an inflammatory biomarker panel for sepsis in adult critically ill p-atients[J].Diagn Microbiol Infect Dis,2016 ,84(2)175-180

【18】 Jeroen H,Pamela M,Bert N.Polymorphic mononuclear neutrophils CD64 ind-ex for diagnosis of sepsis in postoperative surgical patients and critically i-ll patients[J].Clin Chem Lab Med,2013,51(4):897-905

【19】 Dilli D.Predictive values of neutrophil CD64 expression compared with inte-rleukin-6 and C-reactive protein in early diagnosis of neonatal sepsis[J].Jo-urnal of Clinical Laboratory Analysis,2010,24(6):363-370

【20】 陈琳磊,彭洁雅,易向民.中性粒细胞CD64表达在细菌性肺炎中的诊断价值[J].临麻医学工程,2013,20(1):23-24

【21】 杜方兵,杨万春,雷祖宝,等.中性粒细胞CD64指数检测对AECOPD抗生素应用的指导价值[J].安徽医药,2013,17(4):596-598

【22】 TITOVA E,AUNE M W,FONN K,et al.Neutrophil CD64 expression as a diagn-ostic marker in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exacerbations of COPD:a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J].Lung,2015,193 (5).717-724

【23】 XU N,CHEN J,CHANG X,et al.nCD64 index as a prognostic biomarker for  mortality in acute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Ann Saudi Med,2016,36(1):37-41

编辑:Rose  审校:柒柒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检验医学网”,版权均归检验医学网(www.labmed.cn)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