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医学网--医学检验门户网站

会员投稿 投稿指南 通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正文

A型血更易感染新冠肺炎?噱头还是事实?

来源:检验医学网    阅读:

你是A型血吗?你的血型决定了你是否易患新冠肺炎?
宁静致远
3月17日预印本平台medRxiv发表了一篇题为“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BO Blood Group and the COVID-19 Susceptibility”(ABO血型与COVID-19易感性的关系)未经同行评议的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该研究首次发现:A、B、O、AB血型与新冠肺炎易感性存在关联。那么神奇的血型是否可以帮你豁免此次新冠瘟疫,下面我们来一探究竟。

研究发现:A血型的人比非A血型的人获得COVID-19的风险要高得多,而O血型的人比非O血型的人感染COVID-19的风险要低得多【1】。我们来看看对比探讨一下。
文章通过对武汉、深圳三家医院经SARS-CoV-2检测证实的2173例COVID-19患者与武汉地区3694例正常人的血型分布进行比较。
A、B、AB、O在武汉3694例正常人中分别为32.16%、24.90%、9.10%、33.84%,而在武汉金银滩医院1775例COVID-19患者中,A、B、AB、O分别为37.75%、26.42%、10.03%、25.80%。研究结果提示:COVID-19组患者A、O血型比例分别明显高于和低于正常人(P均< 0.001)。在武汉和深圳另外两家医院的398名患者中也观察到类似的ABO分布模式,如表1。
 


从数据和结论上看都很合理。因文章未经同行评审,也有质疑之声,有几个不确定:
1.对照数据为之前对武汉市3694名正常人的血型调查,这是一个历史数据,这个数据能否真正代表新冠肺炎患者“所属”人群本来应该有的血型分布?不确定。
2.本组研究的是流行病学数据,研究的数据量有限,扩展到更多的人群中,是否还能达到统计学上的显著区别,不确定。
3.相关性问题,这个研究结论只能说明血型和新冠肺炎之间有相关性,但并不能肯定病毒就容易感染某种血型的人群,能否证明ABO血型是COVID-19敏感性差异的生物标志物,不确定。
4.285名来自广东省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 COVID-19患者,A、B、AB、O型血比例分别为28.77%、29.12%、13.68%、28.42%,而对应的之前的深圳市23368名正常人群的A、B、AB、O型血比例分别为28.77%、25.14%、7.32%、38.77%,如果比较这两个数据,O型血比例的比例是降低了,但COVID-19患者中A型血的比例是否升高了?样本数有限不确定。

感染风险估计中,O型血的感染风险显著降低(OR为0.627; 95%CI为0.484-0.812)。A型血型与感染COVID-19的风险显著升高(OR为1.21; 95%CI 1.02-1.43,P = 0.027),而AB型血型与感染COVID-19的风险更高(OR,1.48,95%CI 0.97-2.24),那可能AB型感染COVID-19的风险更高。

目前的临床观察提示,年龄和性别是COVID-19易感性的两个危险因素。老年人和男性更容易感染和发展更严重的疾病。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可以预测COVID-19易感性的生物学标记。Patrice等人发现,抗A抗体特异性地抑制了表达SARS-CoV蛋白的细胞对表达ACE2的细胞系的粘附【2】,由于SARS-CoV-2和SARS在核酸序列【3】和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感染途径之间的相似性【4 - 6】,低敏感性的血型O和高敏感性的A型血感染COVID-19的风险可能与血液里血型抗体的存在有关。如果与血型抗体有关,A型血更易感,A型血血清中有抗B而无抗A抗体,红细胞膜上有A抗原。O型血不易感染,O型血血清中既有抗A又有抗B抗体,红细胞膜上A、B抗原均无,这样看来可能与抗A抗体有关。那么问题来了,B型血血清中也有抗A抗体,那么B型血是不是也可能不易感呢?这样看来这些假设都需要直接的研究来证明。

至于文章在死亡病例中,高危血型A和低危血型O的分布模式也与之相似。与非O型血组相比,O型血死亡风险更低,OR为0.660(95%CI 0.479-0.911,P=0.014)。相反,与非A型血组相比,A型血组的死亡风险更高,OR为1.482(95%CI 1.113-1.972,P=0.008)。那么不同血型对病毒的清除是否有关呢,我们来看看不同的血型抗原如何形成。
ABO基因是产生特异性糖基转移酶( glycosyltransferases)的遗传密码。使糖类连接到基础前身物质( basic cursorsubstance)上,H基因的作用与ABO抗原的形成有密切关系,A、B及H抗原全部都是从相同的前身物质形成的。此基础物质主要为糖蛋白的糖脂,其连接的糖所需的特异性转移酶是遗传基因所合成的。
H物质的形成,首先需至少一个H基因的遗传,以连接遗传的ABO基因产生的其他糖类。所有具有H基因的个体,H物质是最先形成,然后连接其他糖类到H物质上,具体接何种糖类,则须看所遗传的ABO基因而定。A基因的遗传产生N-乙酰-D半乳糖转移酶,使N-乙酰-D半乳糖与H结构相连接。这种糖与A的特异性有关。A基因产生的糖基转移酶浓度比B基因者为高。实际上这使红细胞上的所有H抗原转化为A抗原。在A型成人红细胞上存在的A抗原,可多达81万~117万个。而B基因产生D半乳糖转移酶,使D半乳糖的糖与且物质相连接。B型成人红细胞上存在的B抗原位点有只有60万~83万个【7】较A型少,COVID-19感染是否与A抗原位点有关?O基因为无效基因,不会产生转移酶,所以不会在H结构上加糖。因此,O型人只有高浓度的H抗原,H抗原是否缺少A抗原位点有关?O型血对糖基化的免疫反应相对比较强,病毒的蛋白外壳上也有很多糖基化,是否O型血的人因为针对糖基化的免疫反应普遍比较强,因此有助于更快地清除病毒,而感染风险和死亡风险相对较低呢?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证实。
至于文章提出的三条建议:
(1)A型血患者可能需要特别加强个人防护以减少感染的机会;
(2)感染SARS-Cov-2的A型血患者可能需要更警惕的监测和积极治疗;
(3)作为SARS-CoV-2和其他冠状病毒感染的常规管理的一部分,在患者和医务人员中引入ABO血型分析可能会有所帮助,以帮助确定管理选项和评估人们的风险暴露水平。
可作为进一步研究的临床参考资料,而不能作为现阶段的临床指导和实践,可以为进一步更深层次的研究提供方向。
温馨提示:
所以不管你是A型血,还是“万能”的O型血,亦或是稀有的熊猫血型,感染SARS-Cov-2的风险同样存在,不要存在任何侥幸心理,做好个人防护,加强锻炼增强免疫力仍然是防控COVID-19的关键。
参考文献
【1】Jiao Zhao, Yan Yang, Han-Ping Huang,etal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BO Blood Group and the COVID-19 Susceptibility.medRxiv 2020.03.11.20031096;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3.11.20031096.
【2】Guillon P, Clément M, Sébille V, Rivain JG, Chou CF, Ruvoën-Clouet N, Le
Pendu J. Inhibition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SARS-CoV spike protein and its
cellular receptor by anti-histo-blood group antibodies. Glycobiology. 2008
Dec;18(12):1085-93.
【3】Lu R, Zhao X, Li J,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mpli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 Lancet. 2020
Jan 30;. doi: 10.1016/S0140-6736(20)30251-8.
【4】 Li W, Moore MJ, Vasilieva N, Sui J, Wong SK, Berne MA, Somasundaran M,
Sullivan JL, Luzuriaga K, Greenough TC, Choe H, Farzan M.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is a functional receptor for the SARS coronavirus. J Nature. 2003 Nov
27;426(6965):450-4.
【5】 Hoffmann M, Kleine-Weber H, Krüger N, Müller M, Drosten C, Pöhlmann S,
The novel coronavirus 2019 (2019-nCoV) uses the SARS-coronavirus receptor ACE2
and the cellular protease TMPRSS2 for entry into target cells. bioRxiv 929042
[Preprint]. 31 January 2020. .doi:10.1101/2020.01.31.929042.
【6】Wan Y, Shang J, Graham R, Baric RS, Li F. Receptor recognition by novel
coronavirus from Wuhan: An analysis based on decade-long structural studies of
SARS. J. Virol. JVI.00127-20 (2020). doi:10.1128/JVI.00127-20pmid:31996437.
【7】高峰主编.临床输血与检验 [M].第二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67-69.


 

Tags:
相关文章列表:
关于检验医学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