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医学网--医学检验门户网站

会员投稿 投稿指南 通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正文

战“疫”前线,那些不该被遗忘的核酸检测不夜人!

来源:检验医学网    阅读: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被大家惦记的崇拜的无外乎是抗疫前线的医生和护士。而我们这些天天在临床基因扩增实验室从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的检验人常常被人们遗忘,没有享受到景点门票的优惠、厂家的打折优惠、未被纳入抗疫一线的人员名单,要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却被全世界公认的作为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的标准之一。

 
根据《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我院积极创造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的PCR实验室条件,并在2020年5月初经过改造很快投入到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的扩增项目。同时医院要求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对重点人群“应检尽检”,对其他人群“愿检尽检”。而我就是从事新型冠状核酸检测的具备资质的检测人员之一。
 
我们医院是二级医院,在2008年已经取得临床基因扩增实验室的合格实验室,现在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只好白天做常规的临床基因扩增项目,晚上专门做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分为试剂制备、核酸提取、产物扩增、结果审核等步骤。试剂制备一般至少30分钟、核酸提取就看标本量多少(手工提取一批最多能提取80个至少要二三个小时,超过200个的话,我们分三批就会呆上六七个小时。
 
而机器提取的话,一批快的20分钟,慢的四五十分钟)、产物扩增一批最多能做96人份,要扩增一到两个小时,主要看用的是那个厂家的试剂和设备来决定、结果的审核一般也要30分钟左右。所以从标本到实验室到发出报告至少也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发出报告。核酸提取在整个过程中耗费时间最长,是实验成败的关键因素。
 
所以每一步都要百分百的精神投入,既要避免假阳性的产生,也要避免假阴性的产生。产物扩增这一步是完全交给仪器来完成。结果审核学会分析扩增曲线,对可疑标本要求复检和从新采样,同时跟医生护士病人做好沟通工作,避免误解产生恐慌。
 
在PCR实验室内走廊防护装备
 
由于我们医院没有全自动核酸提取仪,我们是采用手工提取核酸的方法。手工提取方法,步骤多,操作繁琐,经常累得虚脱。核酸检测的标本必须在二级实验室,要求有三级的防护要求才能进行,所以我们每天都是穿着厚实的防护服、戴着N95口罩、戴三层的防护手套、护目镜、面屏、穿着鞋套,在标本制备区一呆少则三四个小时,多则七八个小时。标本从一开始的几十个,现在上升到几百个,还要求24小时内出结果。此时此刻我们盼望全自动核酸提取仪快点的到来。
 
从事新型冠状核酸检测的检验人不像医生护士那样在台前被人们看到,我们在幕后的检测的辛苦心酸很少有人报道关心。现在南方的室外温度高达35度,这么严密的着装、在狭小的空间里,天天头发湿透,衣服湿透,能感觉到汗水从头、到身体、到脚一滴滴的往下流,汗水流入眼睛,咸痛的睁不开眼,只好不断的紧闭双眼把汗水挤出来,同时克服起雾的护目镜,进行精准的1到2微升的试剂的加入,强忍着N95口罩金属夹对脸部造成的创伤和耳挂式的带子对耳朵造成的勒痛,即便呆上七八个小时一点尿意都没有,或许早已转化为汗水、或许被紧张的工作所忘记,更为渴望的是能喝上一口清泉来解渴。
 
在女性的生理期,为了避免月经的溢出,在穿着夜安裤的基础上还多放一张夜用卫生巾,由于时间太长,量多的时候还是会弄脏防护服,可是经期期间天天如此,把屁股热得长满了疹子,辣辣的痛。脱掉防护装备后,在空调房里感觉到全身湿冷得发抖,衣服像泡在水里拿出来拧了一下的样子,文胸也早已湿透,我试着拧一下竟然能拧出水来,脚底天天被汗水泡着也长满了疹子,痒痒作痛。有一次在制备区里,呆了6个多小时后,突然胸闷,心跳加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种窒息的感觉,无论我怎么呼喊和敲打窗户,外面的同事都听不到,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扶着墙走出PCR实验室,多呆几分钟估计晕倒在里面都无人知晓。
 
临床基因扩增实验室就是严密性好,隔音好,气流气压要求很高。我们就是这样一群默默无闻在实验室从事核酸检测的检验人,天天被自己的付出感动着。
 
在生物安全柜工作的情景
 
脱掉防护装备,进行手卫生后,我一下子咕咚咕咚喝了将近1000ml的水,看着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和几百条微信信息。最先回复大宝的电话。“兔子,还没睡吗?”“妈妈,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都着急的哭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上这种班。弟弟说等妈妈,等着等着在门口地板上睡着了。”是啊,这段时间我都是下午四五点就去上班,然后工作到凌晨一两点。
 
早上,他去上学的时候有时我还没起床,下午,他放学的时候我已经出发上班,晚上,他睡觉的时候我还没有回到家,所以即便我们天天在同一个屋檐下,都没有跟他们好好聊聊天说说话。心理是有点愧疚了,回想刚才差点晕倒在实验室,回想援鄂护士梁小霞就是这样穿着厚实防护服呼吸不畅晕倒抢救无效逝世的情景,心理还是有点后怕。回复了我年迈的父母的电话。“爸,那么晚了,还没睡啊?”“打一晚上电话你也不接,心里面睡不着不踏实。感觉头有点痛,心跳的好快。”
 
疫情发生以来,有大半年没回家看过父母了。二三月份的时候都封村封路的。外地车牌一律不给进村,小孩开学前也说一律不给离开本地。在外地上班的我,因为疫情原因、因为工作的原因似乎想回趟家也不容易了。尤其这一个多月由于人员配备紧缺,几乎没休息过,几乎天天晚上从事核酸检测。
 
二年级大宝写的日记,被3岁的二宝用红笔乱画
 
凌晨一两点的街道行人稀少,街上空荡荡,回家穿过大街小巷心理有点害怕。回到家里,房门留着,灯亮着,二宝趴在地板上睡着,眼角边挂着泪水,老公说:“小孩晚上特别闹,哭哭睡着了。整晚抢手机说看妈妈。”想抱他上床睡,他就哭着说:“等妈妈,妈妈抱。”
 
在这样一个具有空运、海运、高铁等交通便利的滨海城市,客流量大,人员流动频繁,本着“外防输入,内防输出”的防控方针,核酸检测和筛查工作显得非常重要,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虽然没能去武汉支援成为援鄂英雄,但是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从事与疫情有关的工作,也感到自豪。致敬抗战在一线的医生护士,致敬奋斗在实验室的默默无闻的核酸检测不夜人。

Tags:
相关文章列表:
关于检验医学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