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医学网--医学检验门户网站

会员投稿 投稿指南 通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医学新闻 > 正文

新冠早期筛查和辅助诊断,这个检验指标极其关键

来源:    阅读:

入冬以来,新型冠状病毒再度死灰复燃,而传统的中国式春运带来的人员流动性的激增又加大了传染的风险,快速、准确、简单的检测方法就变得十分重要。

 
新冠肺炎检测的常规手段
 
目前,核酸检测作为新冠诊断的金标准为各大医院认可,但随着对新冠的持续性研究,这种检测方法也显现出诸多问题。
 
新冠病毒作为一种RNA病毒,已演化出L亚型和S亚型[1]。FDA指出基因检测的部位刚好是病毒突变的部分的话,会影响诊断的灵敏度与准确性。
 
新冠病毒具有潜伏性,侵入人体时并不是立刻进行病毒的转录、复制。对检测结果呈假阴性的病例汇总发现,患者发病一般是在感染的四天后。感染患者第一天的假阴性率甚至能达到100%[2]。目前核酸检测一般需要5-6小时才能出结果。
 
抗体检测则主要用于回顾性诊断及对核酸检测结果存疑时的辅助诊断,不能用于新冠确诊和排除[3]。
 
在实际检测过程中,抗体检测易受风湿因子、嗜异性抗体、补体、溶菌酶等其他因素影响,造成假阳性的问题。而方法学的不同以及检测试剂盒灵敏度、特异性会造成假阴性的问题。
 
这些是目前常规检测中难以解决的问题。
 
SAA检测在新冠诊断中的应用
 
血清淀粉样蛋白A(SAA)是一种急性反应蛋白,在病毒感染时由肝脏合成。SAA在机体炎症反应前后变化明显,其基因的转录水平在机体炎症反应阶段能够提升至本身的200倍,拥有较短的半衰期与较低的基础浓度,且SAA体内清除机制表现为非肾脏依赖性[4],在机体受到感染时最快4小时就能明显升高,当病原体清除或治疗后SAA能够迅速下降到正常水平[5]。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中,SAA在早期辅助诊断、感染轻重分型、病程进展及转归评估等方面均体现了一定作用。在新冠肺炎患者中血清SAA水平会有显著的升高,且病情越严重SAA升高幅度越大。多家医疗机构已发表了关于SAA与新冠肺炎相关性的研究:
 
Shi[6]等研究中,将81例COVID-19确诊患者按照临床反应程度分为4组(无症状、轻度、中度、重度)。其中第1组15例患者(无症状感染者),其血清SAA的平均测值达到(143.3±108.4)mg/L,远高于临床常用的10 mg/L的参考值。


 
石亚玲[7]等发现,COVID-19确诊组164例患者SAA测值平均值34.13(4.83~198.40)mg/L,相比对照组(同期在发热门诊就诊和隔离病区观察已排除为COVID-19感染者)SAA测值平均值4.98(4.80~15.75)mg/L,明显升高(P<0.01)。
 
范久波[8]等检测30例COVID-19确诊患者的SAA阳性率为93.3%。他认为将SAA检测临界点设在6.43 mg/L可获得最大诊断效能,受试者工作特征(ROC)曲线下面积(AUC)为0.994,诊断COVID-19的敏感度和特异度达100%和91.9%。


 
血液学指标判断CT分期的ROC曲线
 
上述结果均提示,SAA对COVID-19的早期筛查和辅助诊断有极大的应用价值。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在症状出现前1~3d就已具有传染性,组合检测可从感染因子、抗体和核酸3个不同层面对新冠病毒感染作出更全面诊断,且SAA动态观察对疑似患者早期排查、后期确诊均有应用价值。
 
感染初期患者症状出现前,血标本中升高的SAA结果可提示临床:SAA升高者有感染可能,须多方面动态观察,包括了解既往病史。即使核酸和抗体同时阴性也不能立刻排除密切接触者感染的可能性;感染后数天,体内逐渐产生抗体,抗体检测阳性,此时即使核酸检测再次阴性,如果动态检测SAA还在持续上升,应当再结合胸片检查,明确诊断。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SAA是非特异性辅助诊断指标,其在COVID-19和其他急性感染诊断中的应用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由于SAA在其他慢性炎症介导疾病,如类风湿、肝炎、肿瘤时也都会升高,因此单次检测升高的SAA值,难以判断受检者是急性病毒感染还是由其他病因引起,必须要结合既往病史、持续动态检测以及抗体和核酸结果来全面判断。
 
总结
 
SAA可弥补目前COVID-19实验室检测中核酸和抗体检测的一些局限性。多种指标联合检测能够做到优势互补,从而最大程度减少漏诊和误诊,让诊断更加精准,让疫情防控更科学、更高效。
 
迪瑞医疗的生化平台技术成熟,检测项目SAA测定试剂盒在近一年的临床应用中取得良好成果。临床性能评价显示:线性范围在5-240mg/L。与对照试剂一同检测临床标本,R值为0.9959。在同行业的产品中性能优异,极具优势。


 
【参考文献】
[1]Tang X,Wu C,Li X,et at.On the origin and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SARS-CoV-2[J].Nation Science Review,2020.
[2]内科医学年鉴
[3]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和抗体检测临床应用专家共识
[4]陈兴财,黄银燕.白介素6联合血清淀粉样蛋白A在小儿肺炎诊治中的应用价值[J].贵州医药,2020年44卷07期,2020,44(7). 
[5]黄惠伦,陈锐芳,欧丽荣,等.SAA/CRP在小儿病毒感染与细菌感染鉴别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现代诊断与治疗,2019,30(12):2075-2077.
[6]Shi H,Han X,Jiang N,et al.Radiological findings from 81patients with COVID-19 pneumonia in Wuhan,China: adescriptive study[J].Lancet Infect Dis,2020,20(4):425-434.DOI:10.1016/S1473-3099(20)30086-4.
[7]石亚玲,区静怡,陈星,等.多种炎症指标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表达水平及临床应用价值[J].中华检验医学杂志,2020,43(4): 346-351.DOI:10.3760/cma.j.cn114452-20200214-00073.
[8]范久波,孙莉,何家富,等.SAA联合CRP、血常规检测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的诊断价值[J].检验医学,2020,35(7):601-605.

Tags:
相关文章列表:
关于检验医学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